4S店代办车牌猫腻儿多(图)

指望摇号获得购车指标,跟中彩票的难度越来越接近。已经提交申请、熬了一年多的小李原本打算再忍一忍,但现在他忍不住了,因为,妻子生孩子了。看着还没满月的闺女,小李这次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车拿下。

在2011年底,新婚妻子带来喜讯,小李要当爸爸了。接踵而来的事,却让小李头有点大。因为要频繁地到城区里的医院检查,小李和妻子饱受奔波之苦。坐地铁,人太多,打车,又太贵。安全起见,小李基本每次都是选择打车去医院,往返一次就是小二百块钱。开销大不说,每次从医院出来,打车难,更是让小李着急。

家住在五环外,上班时间又相对自由,小李的想法是,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五环外活动,这里外地牌照车行驶并不受限制。即便是去上班,小李只要错开早晚高峰那几个小时,其余时间,开车进入五环也不成问题。何况,经常需要出行的周六日还都不受限制,无非就是时不时需要办张进京证。

小李在八达岭高速沿线S店,找到了一位代办外地牌照的“中介”。这位中介,跟4S店没有什么关系,属于“熟人”性质。小李先是向4S店的销售表明了意图想买车,但是没购车指标,有没有办法?销售起初很为难,并表示,“现在对购车指标查得很严,不太好办”。

但看见小李很有诚意,销售给了小李一个电话,说可以找这个“熟人”咨询咨询。这位“熟人”就是代办外地车牌的“中介”。经“中介”介绍,小李对代办外地车牌基本有了了解。花些钱,就可以办到廊坊的暂住证,有了廊坊暂住证就能上河北牌照。因为最近有关部门对此种交易查得越来越严,办外地牌的费用已经从一年多以前的1000元左右,涨到2000元出头。

小李原本的想法是,先上个河北的牌照,继续等待摇号,等指标下来了,再把车转回北京。可是,最近有条新闻,让小李彻底放弃了代办外地车牌的尝试,“听说北京明年就要施行国五排放标准了,现在买了国四的车,上了外地牌,以后即便摇着号,车的排放标准达不到北京的国五要求,车还是转不回来。”

原本,小李以为这是天方夜谭,北京车牌不通过摇号,怎么拿得下来?可事实证明,代办京牌,不只是传闻。小李在网络上使用搜索引擎,很轻松就找到了代办京牌的网站和电话。点进一个网站后,他看见了诱人的广告。

“新车上京牌?难!我来给您解忧。为适应市场变化,即日起,本公司开展‘为您解忧、京牌在手’活动。不管您是否拥有摇号资格,本公司都可为您解决上京牌难的问题。不管您是否在本公司购车,本公司都可代办,价格合理。无论北京当地购车或外地购车,均可上牌。这种机会并不多!”

看上去,这个公司的业务就是为小李量身定做的,他毫不犹豫,立刻拨打电话咨询。在电话里,小李得到了一个自信满满的承诺办牌照没问题,而且一周左右就能搞定,欢迎来店洽谈。对方没有透露车牌的来源,只是说,“车牌肯定有,怎么来的,您就不用操心了”。

经询问,小李得知,这些汽车销售商手里,都掌握着一些购车指标。有销售直言不讳地说:“指标是我们收购来的,有的是跟个人,有的是跟单位”。他们主要的收购对象主要是带牌的二手车和报废车辆,其次便是闲置的购车指标。

牌照和相关车辆信息,依然会登记在原始购车指标所属人名下。小李除了一次性投入车牌代办费外,还需要每年支付一笔1500元的“租金”。买了车,却登记在别人名下?这让小李觉得很不踏实。销售却安慰他,称“出了交通事故,查下来,车也是别人的,人家都没害怕,你怕什么?”

犹豫之中,小李没有立刻拍板,而是给律师朋友打了个电话。“我一问,人家律师说,这种协议风险依旧非常大。就说保险理赔吧,如果车丢了,理赔的时候是赔给我还是赔给登记车主。而且,人家可以把车作为财产抵押了,我却没资格,车随时有可能被收走。”

眼看几条路都走不通,李明杰着急了。买车心切的他,四处打听,得知西三环一个汽车销售基地内,可以办理自己名下的车牌。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小李从昌平又杀到西三环。这个汽车销售市场的规模,比天通苑那家小了不少,不过功能一样齐备。

小李听到的最不靠谱的“门路”是通过债务纠纷,“我早就听说这种事儿了,先签协议,说人家欠我钱,然后用人家带牌子的车抵债。这事儿不都被禁了吗,现在走法院判决的车,也要购车指标了!”但有个销售人员,依然敢拍着胸脯向小李保证,可以弄到属于小李的京字车牌,只不过,价钱贵了点儿,20万一个!

不管小李怎么打听,这个销售就是不愿意透露车牌来源和转让途径,只说“有诚意就签个协议,立刻就开始办,没诚意,就不用多问了。”20万?这对小李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买车的总预算,也就是20万,再花20万买个牌照?那也太奢侈了!”李明杰觉得销售的承诺有点太不靠谱,而且购牌开销过大,觉得越来越走投无路。

某汽车品牌打出了“您购车,我送车牌”的广告,口口声声表示,只要到店购车,就送车牌,还是京字。李明杰满怀欣喜地又跑到该品牌位于南四环的4S店询问。原来,所谓送车牌,其实只是赠送车牌的使用权。在该店买车,可以得到三年的车牌免费使用权,但不是所有权。三年内,如果小李摇到购车指标,自然可以申请新牌照。三年内,如果小李还没有取得指标,则每年需要交纳一定的牌照使用费。

从本质上说,这和买来一个别人名下的牌照没多少区别,依然存在法律风险。“唉,没想到办一个车牌能这么难,正规渠道需要极好的运气,别的渠道又风险太大”,李明杰甚至开玩笑说,要不买一辆客货两用车得了,登记的是货车,不用摇号。

短期内,李明杰打算以租车和打车结合,解决妻女的出行问题。平时,以打车为主,周末,如有出行打算,尽量租车。长远考虑,李明杰继续期盼着摇号成功,或者有新政策出台,“听说明年有可能拍卖车牌,虽然贵,好在是正规渠道。还有消息说,北京要扶持新能源车,新能源车不需要摇号,盼着这一天早点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