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被特朗普提名世界银行行长下一步美国女总统?

每日邮报和法新社消息称,“第一女儿”、白宫顾问伊万卡·特朗普有可能成为下一任世界银行行长。

而外界认为伊凡卡可能会胜出的原因,也许和她是世界银行的一项促进妇女创业基金的幕后推手有关,这是一项10亿美元的基金项目。

本月7日,世界银行现任行长金墉在任期还有3年的情况下突然宣布将于2月1日辞职。这让新的世行行长人选成为了全球关注的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上周五报道称,金墉的这一决定为伊万卡以及上月刚卸任大使的哈利提供了机会。

她的职业生涯始于模特,之后进入商界,并在热播电视节目《学徒》(the Apprentice)中陪父亲坐在会议室桌子上。

据报道,其他被提名的人选还包括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马克•格林(Mark Green)。

现任行长金墉2012年由前总统奥巴马提名,是一名韩裔美国人。世行董事会曾表示,世行的遴选过程将是“公开、择优、透明的”,这意味着不会排除非美国候选人。

当地时间周四,世界银行理事会称,他们将在下个月初开始接受新领导人的提名,并在4月中旬之前提名金墉的接班人。

据了解,美国是世行的最大股东。自成立以来,世界银行行长一直由美国人担任,且都由时任美国总统提名。

伊万卡能顺利跻身候选人队伍,与其他几位实力强劲的候选人角逐世行行长之位,相信这其中一定少不了现任总统,也就是她老父亲特朗普本人的支持。

第一时间看到这个称呼,小编的内心已经跑过了无数父女的神奇想法,毕竟川普早在2016年“The View”的采访中就曾大胆“表白”:我不担心我女儿迷上花花公子,她身材那么棒,如果我不是她亲爸,我都想一亲芳泽!

不过,这次的大戏并非揭露白宫在私人生活方面的“丑闻”,而是另一种层面的吐槽。之所以称伊万卡为真正的第一夫人,是因为她几乎已经取代了梅拉尼娅,坐上了“第一夫人”的位置。

其实这一点在各种新闻报道中就可见端倪,大众眼中的梅拉尼娅极尽低调,反而是人气很高的伊万卡动不动就登上媒体头条。

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2017年12月底的时候,出于安全因素考虑,下令砍掉了白宫的标志之一、那棵伴随美国成长的树龄超过180年的老玉兰树;

再往前追溯一点,也不过是“特朗普携妻子梅拉尼娅平安夜追踪圣诞老人”之类。

2017年3月特鲁多拜访美国,川普在白宫接待他后,带着伊万卡与他拍了一张合照。照片中伊万卡坐在中间的总统宝座上,身边站着美加两国最高领导人;

7月,伊万卡随同川普到德国出席G20峰会,在特朗普短暂离开会场期间,坐在了属于美国总统的位子上。

后来一位官员对此占座行为解释称:当时世界银行行长金镛正在探讨非洲发展问题,该话题涉及到伊万卡提出的一项为非洲女企业家提供金融支持的倡议;

其实在川普为大选拉票时期,伊万卡就帮了她老爸不小忙——视频演讲中语言得体,富有超强的感染力。听完以后,真的直接就想给她老爸川普投一票了!

川普当选后,很多人说,伊万卡帮川普至少吸了一半的选票。有人义无反顾地选择特朗普,就是为了多看他女儿几眼。

从种种迹象上看,伊万卡在政治上的野心和能力都不容小觑。沃尔夫在新书中也指出,人家伊万卡对区区“第一夫人”并不见得有兴趣,她的目标可能是下一届美国总统。

据沃尔夫称,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她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据信达成了一项协议:伊万卡可能在未来竞逐总统一职。

“在衡量了风险和回报后,库什纳和伊万卡决定接受他们在白宫的职位。这是小两口的一致决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他们共同工作。他们之间达成了一项认真的协议:如果未来机会出现,伊万卡将参与竞选总统。

在伊万卡看来,美国的第一位女性总统,不会是希拉里,而是她伊万卡·特朗普。

而且伊万卡也并非单独作战,站在她身旁的库什纳作为第一女婿也是十分给力的——作为特朗普最亲密的顾问之一,他已经在白宫担任了一系列的重要职务。

甚至有人说,白宫操控政局的人是库什纳,这个son in law其实是president in law,那么理所当然第一夫人是伊万卡,显然她实际也把自己搞得像真正第一夫人了。

1988年出生的霍普·希克斯在去年10月被任命为白宫通讯总监,比伊万卡还要小7岁。2015年她首次涉足政圈,帮特朗普竞选,跟川普情同父女,两人更是以“小希(Hopie)”和“特朗普先生”互称。

出身公关世家的希克斯早年在模特儿界十分活跃(不得不说川普真的很喜欢模特啊),自小在家里耳濡目染,已经得到不少公关手腕的线年,希克斯在公关公司Hiltzik Strategies任职时,与伊万卡的时装公司有合作,两人因此相识。2014年,希克斯被挖角到特朗普集团。

甚至在赢得竞选后,川普还亲自挽留了试图回到特朗普集团工作的希克斯。于是继续担任新闻秘书的她

她跟随特朗普从商业世界走入白宫,熟悉并且理解他的一切。他们这段犹如父女的关系,也令希克斯一直免疫于特朗普班子的政治权斗,至少到目前为止,

不仅特朗普对希克斯爱护有加,希克斯对川普也是忠心耿耿——在Bermuda golf club的一场家族婚宴上,她听到隔壁有人对特朗普上台感到不满。直接搭嘴说:“

”;她甚至删除了所有社交媒体信息,即使是《纽约时报》的约访也被她回绝,理由是“

这份忠诚度,跟想要做总统但把自己活成第一夫人的伊万卡相比,希克斯简直是特朗普的贴心小棉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