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贤不避亲?特朗普提名伊万卡任世行行长如果成功确是一条捷径

据《金融时报》1月12日消息,特朗普很有可能提名自己的女儿、白宫顾问伊万卡接替世界银行行长一职。除伊万卡之外,刚刚辞职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也在特朗普考虑的名单范围之内。早在2017年,伊万卡就曾经与世界银行合作,制定了一项女性创业计划,当时双方合作愉快,伊万卡也表现出对世行业务的巨大兴趣。

前不久在任期还有三年的情况下,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先生突然辞职,使得各成员国必须抓紧启动世行行长遴选的程序,填补空缺。美国虽然在世界银行只拥有15.87%的投票权,但依然是第一大股东,而且世行章程中对于许多重大事项的讨论规程都规定必须拥有85%以上的投票权支持才能通过,因此美国在世界银行事实上拥有一票否决权。此外,在世界银行建立之初,美国人还与欧洲各国达成了谅解,世界银行的行长一直由美国人担任,IMF的总裁则始终由欧洲人担任。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不少发展中国家对美欧长期把持国际金融组织主要负责人的局面深感不满,但是依然无可奈何。金墉行长离职之后,世界银行行长依然会由美国人担任。

而美国总统在决定世界银行行长职位的过程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由于世界银行行长不同于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无须经过美国参议院批准,美国总统只需要授意美国国务卿向世界银行递交提名信,世界银行就可以开始对这一提名进行讨论。在2012年奥巴马提名金墉担任世界银行行长时,也曾遭到广泛质疑,因为金墉先生此前从来没有在国际金融组织工作的经验,作为一位医学专家出任世界银行行长,确实让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接受不了。如果特朗普坚持提名伊万卡出任世行行长,完全可以引用金墉先生的例子,而且伊万卡长期经商显然比金墉当年出任世行行长还要更合适一些。

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之后,女儿伊万卡就一直跟随在他的身边,特朗普培养女儿作为自己政治接班人的意愿非常明显。今年以来已经传多次传出伊万卡将出任美国政府的要职。此前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黑莉辞职时,就有媒体报道特朗普在考虑伊万卡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但是由于联合国大使一职也必须经过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特朗普政府的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当年就没有通过这一投票被迫黯然离职。在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斗争异常激烈的情况下,特朗普显然不愿意用女儿的政治前途赌博。

世界银行行长完全由特朗普一人说了算,而且在国际上很高的曝光率,对于想要迈上政坛中心的伊万卡而言,非常合适。更何况世界银行的主要目标是消除贫困和实现共同发展,与伊万卡一直追求的公益形象非常契合,对伊万卡持续打造政治形象十分有利。

经过了世界银行行长职位的锻炼,伊万卡算是可以独闯美国政坛和国际政坛了。接下来如果特朗普能够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实现连任,伊万卡完全可以转任美国政府的高官,或者由下一任共和党总统安排伊万卡的职位。再经过内阁部长或州长一级高官的锻炼之后,伊万卡下一步的目标就是竞选美国总统。到那时,伊万卡从政经验丰富,又有特朗普的加持,角逐美国最高权力,显然比2016年特朗普那时更加轻松。

说不定伊万卡就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从而实现特朗普将自己家族打造成为美国历史上又一个显赫的政治家族的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