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CBA全明星赛:扣篮大赛遭吐槽不断 正赛也接盘了“最差一届”头衔

当青岛国信体育馆的聚光灯缓缓熄灭,2019年CBA全明星赛大幕落下。南方明星队160:145击败北方明星队,约瑟夫·杨砍下40分,从射落11个三分球的弗雷迪特与拿到26分15助攻的郭艾伦手里抢下MVP。虽然尴尬的扣篮大赛遭吐槽不断,正赛也“照例”接盘了“最差一届”头衔,但平心而论,这真的是因为不用心吗?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是新秀们的大日子。去年全明星赛,星锐赛正式改制为CBA南北星锐联队与清华北大联队的对抗。这样的创意也让星锐赛作为全明星周末的“头盘”显得更有味道。今年全明星赛依旧沿用了这一赛制,而大学生联队以90:88的比分险胜,则令今年这道“头盘”更让人印象深刻。

业余对抗职业,爱好挑战饭碗。这不单是为了讲述一段励志热血的青春故事,更是在中国篮球职业联赛的舞台上,给大学生球员画出了一片不小的“展位”。

姚主席用心良苦,“学生军”也不负苦心。相信这场胜利是姚主席愿意看到的,也是大学生球员所期盼的,只是没想到这样的期盼在第二年就成为现实。毕竟前一年,双方的差距接近20分。

大学生队获胜以后,已经有人在讨论投中制胜球,并砍下13分10板夺得MVP的王少杰加入CBA的可能;在讨论CBA一年级新秀,比赛中重新回归大学生队的万圣伟在第四节末段对比赛的影响;在讨论祝铭震的防守和三分球。

虽然大学生联队多数由1996年前后出生的大四球员为主,面对以18、19岁的新秀组成的星锐队有不小的年龄优势;虽然与星锐队中郭昊文这样已经在CBA球队进入轮换的年轻球员相比,他们的实力差距依旧肉眼可见;虽然这样一场娱乐比赛并不能说明太多,但能够在职业球员头上”侥幸“取胜,已经足够让人们对这些年轻人有所关注,也足够让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满怀希冀,足够让篮球少年们,有勇气在梦想的边缘试探。

如果说星锐赛中,大学生联队的胜利有些出人意料,那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穿插在星锐赛和全明星正赛半场休息进行的单项赛,把今年全明星赛的气氛推向了最高潮。

技巧挑战赛上,吉林队一年级新秀姜伟泽以26.5秒的成绩破纪录夺冠。他在运、传、投三个环节都表现完美,尤其是三分球一击即中,为他建立了巨大的心里优势。事实上,联赛进行过半,姜伟泽的三分球命中率接近50%,排名联赛第一。如今他用一个CBA记录让自己的名字被更多观众记住。

但这也只是单项赛大戏的垫场,真正的高潮在三分大赛到来。险遭绝杀,加时险胜,这样的戏码在常规赛甚至季候赛都不常有,更何况三分大赛。而今年的三分球大赛正是这样的剧情。

三分大赛中,卫冕冠军于长春在第五个点的最后花球不中错失绝杀机会,也让同为21分的福建神射陈林坚和用三分球经验联盟的广东新秀杜润旺进入加时。这一次陈林坚更加稳健,30秒内投中11分战胜了对手荣膺三分大赛冠军。

在福建队,他和赵隆的外线组合因为超强的投射能力被称为国产“水花兄弟”,今年夺冠以后,陈林坚更是携手2016年三分球大赛冠军赵泰隆,坐实了这一称号。

另外,请忽略因为王潼伤退而“整段垮掉”的扣篮大赛决赛。毕竟2016年扣篮王在预赛中还贡献了满分扣篮,以一记转体360度大风车致敬前辈徐咏。

而整整12年前,徐咏则是在评委席上胡光的注视下横空出世。如果王潼夺冠,这段扣篮王的传承会成为被后人反复提及的经典桥段,可惜一切在即将到达巅峰时戛然而止。

一届精彩的全明星赛应该包含哪些元素?少不了一个出色的传球手,像2013年的克里斯·保罗和2010年的马布里;少不了突扣篮和三分球,像2005年的卡特、2016年的保罗·乔治,又像2012年的李根和2007年的王仕鹏;当少不了球星的单挑,像2014年的欧文和2017年的小丁;也少不了得高分,像2017年的安东尼·戴维斯和2016年的比斯利,如果能再MVP人选上有点悬念就更好了,像2006年的麦迪与詹姆斯。

今年,郭艾伦15次助攻全明星赛历史最高;约瑟夫·杨、穆罕穆德以及沈梓捷频频暴扣;弗雷迪特三分球如雨,11次命中刷新历史记录;北区明星轮番挑战王哲林;而约瑟夫·杨拿到40分,弗雷迪特也有39分入账,同时作为队友的他们还让最后的MVP人选稍有悬念,但却仍难逃球迷的“批判”。

平心而论,2017年至今,以90后一代主打的CBA全明星赛多少已经足够“卖力”:从赛前玩梗造势,出场仪式表演,到场上对决都卖足了力气。

但说到底光卖力还不够,在赛场上”秀花活“看似花哨,实则是基本功的体现,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能穿花绕步,指东打西。能取悦球迷的,都是要么如欧文、库里般有眼花缭乱的控、传能力,要么像詹皇、威少一般的爆发力,不然,就只能像当年的大姚一样,扔几个三分球,然后下场看着。

从票选上就看得出,南北方的票王易建联和郭艾伦,一个是国内顶级的身体素质,能跑能扣,一个是亚洲一流的后卫技术,能运能传。但除了他们俩,似乎也没有别人了。于是有了三年来全明星赛“铁打的大侄子,流水的MVP”,但2017年顾全的三分球,2018年周鹏与韩德军的单挑,都是想给球迷拿出些东西的。

更何况从第二节无中锋与五后卫的对位,再到MVP奖杯中国传统的龙勾玉设计,都是展现了心思的。

另外,今年作为史上最长赛季,对每个球员都是考验,或多或少,主动或被动,都会在全明星赛收敛锋芒。第二阶段饱受伤病的上海队就是例子,本就却并少将,又折损了王潼,得不偿失。

这些,都是不应该被尴尬的扣篮大赛、昏暗的灯光和一句简简单单的“没意思”所遮蔽的。

科学家发现来自15亿光年外太空深处的无线电讯号

据介绍,目前存在多种理论解释,但仍未清楚电波的具体源头及性质。不少吃瓜群众认为,可能来自外星人,也马上联想到《三体》中的“不要回复,不要回复,不要回复”。

快速射电暴是一种高能天体物理现象,呈现瞬态电波脉冲,仅维持数毫秒的爆发。(Wikipedia)

collide除了指物理上的碰撞,也可以表示“(不同的观念、想法等)碰撞(而产生有趣结果)”,举个🌰:

Ingrid Stairs博士认为这种可能性极低,“这些讯号来自整个宇宙,距地球的距离不同”。

神秘“信号”激发人类对外星文明的兴奋点 距离超出银河系

宇宙的深邃无垠总能激起人们的好奇和探索的欲望。有关外星人的猜测一直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9日出版的新一期《自然》杂志刊登文章显示,加拿大氢强度测绘实验射电望远镜在去年7月至8月,接收到13个“快速射电暴”,并且表示部分“快速射电暴”很可能来自15亿光年之外的同一个源头。

这一下引发了许多人关于这种电暴是“外星人”发射的猜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快速射电暴指宇宙中突然出现的无线电波 短暂且猛烈释放的现象,持续时间通常只有几毫秒,却能释放出巨大能量。简单来说就是天文学家通过射电望远镜发现的一类突如其来,却又转瞬即逝的射电信号,通常来源于银河系外遥远的宇宙深处。天文学家认为,在宇宙可观测的范围内,几乎每秒就会有一次快速射电暴,但目前的研究还不能解答它们的详细机制究竟是什么。自2007年首次被发现以来,天文学家也只探测到60多次快速射电暴信号。

而这次发表在《自然》期刊上的发现之所以引发关注,是因为在探测到的13次“快速射电暴”中,有6次重复信号,并且似乎源于15亿光年外的同一位置。具有类似重复特征的“快速射电暴”在此前多年的探测中,只在2015年出现过一次。

那么这些神秘的重复射电信号究竟是怎么产生的,有可能是外星人发出的吗?广大天文学家对此也有不同的观点。

业内一向“脑洞”较大的美国哈佛大学天文系主任亚伯拉罕勒布曾提出一种猜想,认为很可能有外星文明使用超强的脉冲辐射进行星际旅行,多余的辐射照到地球就可能成为我们探测到的“快速射电暴”。而对于这次发现,勒布表示希望能找到重复发射快速射电暴的“主引擎”,如果能确定是什么引发了这种现象,就能进一步探索其中是否含有源自外星文明的无线电波,进而产生令人兴奋的重大发现。

目前大多数天文学家认为,快速射电暴的源头可能是具有巨大能量的天体,比如与超新星爆发和黑洞有关。但是有些源头却并不能发出重复信号,毕竟中子星应该无法连续合并,超新星也难以连续爆发。

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说,这次这个是15亿光年已经远远超出银河系范围,我们原来说银河系里面就应该有外星人,但银河系是一个10万光年大的天体系统,15亿光年这个太远了,而且信号还非常强至少可以排除外星人给我们发信号的可能。但这次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重复的,并且不止重复一次,这就非常有意思,之前大家猜的中子星、黑洞等猜想就不那么容易解释了,还需要更多的观测再想办法弄清楚到底是什么。

这次探测到重复“快速射电暴”的研究人员表示,这是第二次发现重复快速射电暴信号,这意味着可能还会发现更多类似现象,在对更多观测数据进行分析后,或许能解开这些宇宙谜团它们来自哪里、又是什么引起的。

天文学家收到15亿光年外无线电讯号 每周财讯

),但始终无法解释这一信号的来源,称不排除外星智慧的迹象,由此在全球引发讨论。

据报道称,检测到的13次神秘的FRB信号中,发现有一个FRB正在重复发射信号,且新发现的FRB也处于异常低的无线电频率,甚至有外媒揣测“15亿光年外的太空应该有外星人”?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这些信号也可能是宇宙中的自然现象,且曾观察到类似现象。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今年,国家将在若干个城市发放5G临时牌照,使大规模的组网能够在部分城市和热点地区率先实现,同时加快推进终端的产业化进程和网络建设。预计到今年的下半年,具备商业使用的产品将会投放市场,比如5G手机、iPad等。除了消费领域,今年国家还将加快5G技术在教育、医疗、养老等各个领域的应用。

1月11日上午,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迁入北京城市副中心。7时36分,升旗仪式在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主广场隆重举行。随后,中国北京市委员会、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政协分别举行揭牌仪式。截至目前,北京市级机关第一批35个部门、165家单位完成了主体搬迁。

1月11日,京东、苏宁、天猫均大幅下调了iPhone售价。在天猫苏宁易购旗舰店iPhone XR、iPhone 8/8P的价格分别下调至5549元、3899元和4788元,最高比苹果官网售价低1200元。

对此,京东方面回应称,这是得到苹果官方通知和授权。苏宁手机官方微博表示,苏宁易购已大幅下调iPhone产品售价。天猫手机方面表示,年货节期间针对iPhone XS、iPhone XS MAX等热门机型进行补贴,新品iPhone最高直降1500元。

最近房租抵扣个税引发激烈争议。上海市税务局称,中国境内销售服务、无形资产或者不动产的单位和个人为增值税纳税人。根据规定,个人出租房屋,按照5%征收率,减按1.5%计算应纳税额,月销售额不超3万元的免征增值税。接下来将督促全市各区税务局落实好相关税收政策,认真履行职责,减轻纳税人负担。而对于“是否会加强房东缴税监管”,上海税务局称“暂无信息更新”。

美国当地时间1月9日,世界首富、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公开表示,其和妻子麦肯齐决定离婚。至此,两人的婚姻维系了25年。

据媒体报道,以可供计算的数额来看,目前,贝佐斯持有的亚马逊股票市值约为1371亿美元。根据两人所在的华盛顿州相关法律,婚姻存续过程中获得的任何资产都将被平均分割。公开信息显示,麦肯齐嫁给贝佐斯后不久两人共同创办了亚马逊,这意味着麦肯齐理论上拥有高达685.5亿美元(约合4651亿元人民币)的财富。

重复神秘电波外另有新发现天文学家称6光年外超级地球或有生命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1月12日报道,天文学家认为最近发现的“超级地球”巴纳德B星可能存在原始生命。

巴纳德B星的发现是在2018年11月宣布的,它距离地球只有6光年。它围绕巴纳德恒星运行,巴纳德恒星是离太阳最近的孤立恒星,这使得它成为第二个离地球最近的太阳系外行星。此前,人类还在距离地球仅4.2光年的半人马座α三星系统中发现了一颗外行星。

巴纳德B星质量是地球的三倍多,笼罩在昏暗的光芒下,比土星稍冷。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一个没有液态水的冰冷沙漠,环境恶劣,地表平均温度在零下274华氏度左右(零下170摄氏度)。这听起来似乎不太有利于生命的维持。

但是维拉诺瓦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爱德华·吉南(Edward Guinan)和斯科特·恩格尔(Scott Engle)在西雅图举行的美国天文学会第233次会议上宣布,他们相信在这个冰冻的星球上,生命可以以一种不寻常的方式存在。

在巴纳德B星的冰冻表面之下,它可能有一个由铁和镍组成的炽热的液体内核,可以通过地热活动维持原始生命。

吉南说:“地热加热可以支持其地表下的‘生命区’,类似于在南极洲发现的地下湖泊。我们注意到,木星的‘冰卫星’欧罗巴的表面温度与巴纳德B星类似,但由于潮汐加热,欧罗巴的表层下可能有液体海洋。”

吉南还相信,未来的望远镜可以更近距离地观测巴纳德B星,这将使它成为附近唯一一颗可以成像的地球大小的系外行星。对此他补充说:“这些观测结果将揭示巴纳德B星大气、表面和潜在宜居性的本质。”

这颗太阳系外行星是在将来自七种仪器的20年数据,包括771次个人测量数据拼接在一起后发现的。多年来,天文学家们一直在附近的恒星周围寻找这样的一颗行星,但却没有找到,直到它的出现。

保罗·巴特勒( Paul Butler)是卡内基科学研究所的天文学家,也是11月份公布这颗行星的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这一发现最大的‘亮点’是主星,巴纳德星是猎取行星的‘大白鲸’。”

通过望远镜观察,这颗恒星似乎是夜空中其他恒星中移动最快的。巴特勒说:“这是因为它相对于太阳运动得很快,而且它是离我们最近的一颗恒星。这颗恒星是以美国伟大的天文学家爱德华·爱默生·巴纳德(Edward Emerson Barnard)的名字命名的。巴纳德是恒星摄影和天体测量学的先驱。他在一个世纪前已经认识到这颗恒星拥有已知最大的固有运动。”

巴纳德B星到巴纳德恒星的轨道距离和水星到太阳的轨道距离差不多,每233天绕恒星一周。这就把它置于恒星的“雪线”上,那里的温度低到足以让水结冰。行星系统中的这一区域被认为是构成行星的构造块形成的地方,收集物质形成核心。当它们迁移到离宿主恒星更近的地方,收集更多的物质,它们就变成了行星。

巴纳德恒星是一颗古老的红矮星,它的形成早于太阳系,它属于M矮星,比太阳更冷,质量也更小,本身发射的辐射量仅为太阳辐射量的0.4 %,因此这颗行星接收的辐射强度约为地球从太阳接收的辐射强度的2 %。

维拉诺瓦的恩格尔说:“巴纳德星的年龄是太阳的两倍——大约90亿岁,而太阳的年龄是46亿岁。宇宙产生地球大小行星的时间远远早于地球,甚至太阳本身的存在时间。”

去年捕捉到的神秘无线电波爆发,似乎也在告诉人类宇宙中还有其他生命的存在。

加拿大科学家团队在2018年短短3个星期内捕捉到了13个神秘无线电波爆发。这一无线电脉冲确切的性质和起源尚不清楚,但其中有一个很不寻常的重复电波,来自15亿光年外,此前就有研究者捕捉到过与它同样的电波。科学家表示:不排除这一电波来自外星宇宙飞船的可能。

霍金曾在生前发布的25分钟短片《斯蒂芬·霍金最喜欢的地方》中提醒人类:要谨慎对待外星人发来的信号,希望我们在他们找到我们之前,人类能够先发现他们。

对于此次捕捉到的神秘无线电波,网友们纷纷表示:不要回复!认为这极有可能是外星文明的一次试探,一旦回复,人类文明的位置将暴露的一干二净。

宇宙中除人类之外到底存不存在其他的高等智能生物?这还需要人类不断地探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地球收到15亿光年外重复无线308877.com电波:不排除外星飞船信号

根据1月9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两篇论文,设立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境内的“加拿大氢强度测绘实验” 射电望远镜(CHIME)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探测到多达13次新的FRBs事件。

北京时间1月10日消息,就在你看这篇文章的当下,此时此刻,有一股神秘的信号正从宇宙深处传来。

宇宙中的各类天体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向外发出各种电磁辐射,除了无线电波和微波之外,还有能量高得多的辐射类型,比如X射线和γ辐射等等。

宇宙中有一种快速发生,辐射能量极高又迅速消失的神秘现象,叫做“快速射电暴”(FRBs),308877.com这种爆发持续时间极短,通常只有几毫秒,却能够释放出相当于太阳在一整天内释放的能量,以至于可以在数十亿光年之外的距离上被观察到,但它们具体的产生机制究竟是什么,仍然存在争论。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外星人发出的信号。

之所以我们的认识会如此模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数据的缺乏。自从天文学家在2007年首次发现FRBs现象以来,人类只记录到大约60个此类事件。但这些年,相关案例的数量在快速增加。

根据1月9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两篇论文,设立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境内的“加拿大氢强度测绘实验” 射电望远镜(CHIME)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探测到多达13次新的FRBs事件。

在这些新发现的快速射电暴事件中,有7次信号的频率在400MHz附近,这是迄今检测到频率最低的FRB事件;另外,有一个FRB信号重复出现,历史上重复出现的FRB案例仅有过一例,而这次的特别之处在于:这个信号竟然重复了6次。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CHIME望远镜科学组成员因格里德·斯塔尔斯(Ingrid Stairs)对媒体表示:“直到最近,我们只记录到过一次FRB信号的重复事件。”他说:“随着更多重复和信号源数据的出现,我们将开始有机会加深对这一宇宙谜团的了解,比如它们究竟来自何处?它们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当然关于这些问题,科学家们也并非完全没有想法。比如它们的起源问题,原先已经有研究认为FRB可能源自遥远宇宙中的超新星爆发事件,或者超大质量黑洞。

哈佛-史密松天体物理中心资深科学家艾维·劳艾伯(Avi Loeb)并未直接参与这项研究,但他对这项研究进行了评价,并表示我们目前不能排除“人工起源”的可能,比如某艘外星人飞船发出的脉冲信号。

不管如何,这些新发现的信号将有助于科学家们更加接近这一问题的最终真相。就说一点,这次是第二例重复出现的FRB信号,这本身就可以排除许多种现有的成因理论。这些复现的信号从夜空中同一个点上发出,距离地球估计约15亿光年,并且在数月内重复多达6次。

事实上,这样的多次重复本身其实就把一些灾变成因理论排除了,比如超新星爆发,因为恒星死亡时的最终爆炸只会发生一次。

除此之外,加拿大相关团队的这项新发现还表明,FRBs可能要比我们之前想象的更加普遍,只是我们当前的技术手段在侦测上可能还存在一些不足。

另一项事实是,有多达7个信号的频率只有400MHz,是史上已知最低的频率,但这也是CHIME望远镜能够检测到的最低频率极限。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更低频率的FRBs信号经过地球,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能力检测到它们。

“神秘电波”几乎不可能来自外星人

近日,天文学家第二次发现来自宇宙深处的“神秘电波”——重复快速射电暴,这条消息引发诸多猜测。澳大利亚国际射电天文学研究中心副执行主任史蒂文·廷盖教授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这几乎不可能是外星人发出的信号。

廷盖说,快速射电暴大多只出现一次,这意味着产生快速射电暴的源头很有可能在某种宇宙级的灾难性事件中遭摧毁。重复快速射电暴这个事实只能说排除了源头被摧毁的情况,因此该物体仍然可以持续发出信号,宇宙中拥有很强磁场的中子星包括脉冲星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一些媒体报道将重复快速射电暴和外星人联系起来,这几乎不可能是真的。我的看法是,重复快速射电暴可能来自类似脉冲星并具有超强磁场的天体,或者是某种和高能粒子相关的黑洞,可能性实在太多。”廷盖说。

廷盖表示,这次“加拿大氢强度测绘实验(CHIME)”团队探测到13个快速射电暴,前几个月“澳大利亚SKA探路者(ASKAP)”射电望远镜探测到20个,目前国际天文学界一共探测到约70个快速射电暴。“我相信到2019年底,仅CHIME和ASKAP两个团队就还将发现几百个快速射电暴。”

他说,按现有的发现速度,相信科学家们将很快会有足够的数据,可以排除掉那些最不可能的快速射电暴来源假设。事实上,ASKAP团队很快就会发布两篇论文,论证一次性快速射电暴的可能来源地。“我个人预测,那些产生一次性快速射电暴和产生重复快速射电暴的物体,其物理结构会完全不同。当然我们还需要更多数据才能得出该结论。”

有观点认为,第一次发现的重复快速射电暴源头距地球约30亿光年,而最新发现的重复快速射电暴源头距地球约15亿光年,它们似乎离地球越来越近。廷盖说,只有两个重复快速射电暴的数据很难说明问题。我们需要比这多得多的数据,需要发现起码好几十个重复快速射电暴才能大概了解它们的位置分布情况。

那么,重复快速射电暴有可能是某种外星文明的通信信号吗?廷盖说:“当然我不能说这完全不可能,但外星文明的观点需要非同一般的硬证据来支持,其中一个所需的直接证据就是能从这些重复快速射电暴中解码出通信内容。”

廷盖说,迄今所收集到的信号同一般中子星、脉冲星、黑洞发出的自然天文信号没什么不同,其中并没有任何加载了“人工”信息的痕迹。另外,使用消耗如此巨大能量的电波也不是一种合理的通信方式。当然,如果能发现这些重复快速射电暴的出现有某种规律,也可以作为证据,不过目前仍然没有发现有任何规律。

对有中国“天眼”之称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能否在这方面发挥作用的问题,廷盖说,CHIME和ASKAP可以在任意时间点同时观测很大面积的天空,因此很适合发现在天空任意位置随机出现、持续时间只有几毫秒的快速射电暴。“天眼”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天文望远镜,虽然它监测的天空面积不如矩阵式天文望远镜,却非常灵敏,可以探测到宇宙中非常微弱的电波信号,因此“天眼”也可以探测到快速射电暴,尤其是信号非常微弱的那种,但也许数量不会很多。事实上,第一个重复快速射电暴就是2012年由位于波多黎各、一台类似“天眼”的天文望远镜首先发现的。

对现在越来越频繁地发现快速射电暴的问题,廷盖认为,这与技术进步有关。CHIME和ASKAP都是一种全新类型的射电天文望远镜,是人类观测太空一种全新方式,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些设备投入使用后不久就发现许多快速射电暴。

“我大胆预测,仅CHIME和ASKAP团队就将在今年年底前新发现几百个一次性快速射电暴和10个重复快速射电暴。因此,包括CHIME和ASKAP在内,各个团队之间将有激烈竞争,它们将竞相发布自己在这个领域的科研发现,2019年对全球射电天文学界来说将是极其令人激动的一年。”廷盖说。

15亿光年外出现了外星人信号?别光看朋友圈刷屏来看真相吧

第二个重复快速射电暴(FRB180814.J0422+73),且该发现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传来的无线次。与此同时,在《自然》同期发表的另一篇相关论文中,给出了包括FRB180814.J0422+73在内的13个最新探测到的射电暴的研究结果。

1、2011年、2012年、2018年探测的FRBs都是同一个源,距离地球从60亿光年、到30亿光年、再到15亿光年,似乎越来越近?

由此可见,FRB180814.J0422+73和FRB 121102的坐标完全不同,在天球上的位置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即使不去比较它们的谱型,也能知道

天体的辐射往往覆盖了整个电磁波段(低至无线电/射电波段,高至X射线、伽马射线波段)

接下来,关于这次新发现的快速射电暴FRB180814.J0422+73,再多说两句。

快速射电暴(Fast Radio Burst,缩写FRB)指的是突然产生于银河系之外的无线电波,它通常只持续几毫秒,并携带着巨大的能量,2007年首次在脉冲星搜索数据中被证认(FRB 010724)。迄今为止,

,一次爆发所释放的能量相当于将太阳在几十年内释放的总能量,压缩在几毫秒内就释放出来,所以是一个巨大能量释放的过程。

,绝不是第一选项,所以网上觉得这事一定是和外星人、地外文明有关的,可以洗洗睡了……

严格来说,倒也确实不能排除是外星智慧文明的可能。哈佛大学脑洞一向很大的Avi Loeb教授就曾提出,说不定外星文明使用超强的脉冲辐射推动光帆来作穿越星际的旅行,多余的辐射照到地球,便可能成为我们探测到的快速射电暴。

听起来是不是特别耳熟?没错,这个场景跟Loeb教授担任咨询委员会主席一职的“突破摄星”计划如出一辙。该计划打算借助光帆,将邮票大小的星际探测器推进到光速的1/5,在有生之年飞抵离太阳最近的恒星,并传回近距离拍摄的影像。

为什么没有优势呢?这里首先要引入一个外星文明存在可能性的概念,也就是说,在广袤的星系和宇宙中,有多大的可能存在智能文明,以及能被我们发现的可能。

如果银河系存在大量先进的地外文明,那么为什么连飞船或者探测器之类的证据都看不到?

接着,美国天文学家德雷克于1960年代在绿岸镇(不是“红岸基地”)提出的一条用来推测“

所以,虽然不排除是外星智慧的可能,但这种说法的可信程度嘛……现在就对这个脑洞深信不疑,那就不是科学,只能说是信仰了。

对此,腾讯科技采访了天文界的重量级嘉宾,科学家们普遍表示,快速射电暴其实是一种自然现象,爆发机制虽然还不清楚,但与外星人没什么关系。

如果要单看这个暴的话,的确在向我们昭示快速射电暴很可能有不同的分类:不重复的和重复的。但是无论如何,要想解开这个谜团观测数据还是最为重要的,尤其是需要多波段的联合观测。

这是加拿大的CHIME望远镜做出的一项重要的新发现,我对他们表示祝贺,但也感到有些遗憾,因为我们团队研制的天籁望远镜阵列和CHIME是非常相似的,都具有大视场,非常适合搜寻这类信号偶尔出现的信号。CHIME成功发现一批FRB证明了这种望远镜的价值。几年前最初的FRB被发现后,我们就提出希望能研制FRB数字处理后端开展FRB搜寻工作,并多渠道申请经费,但遗憾的是迟迟没有得到经费支持,一直未能启动,直到去年才在国家天文台预研经费支持下启动了一个小型实验系统的研制,目前硬件已经生产出来了,预计今年上半年能够安装到天籁望远镜上,但我们目前仍然还没有完整系统。

对于之前发现的一个重复暴,我们曾对其爆发规律做过统计分析,发现比较类似地震的规律,因此猜想可能是中子星的星震引起的,这个新发现的重复暴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分析这一现象,检验我们的理论。

另外这次发现的一个亮点是他们在较低频率上发现了FRB,此前MWA和LOFAR等低频望远镜一直在搜寻但都没找到,因此有一些人猜想这种辐射只出现在较高的频率上,那么这就对其辐射机制提供了一个线索。

但是这次的发现说明这种想法不一定对。CHIME的观测频率还是比LOFAR和MWA高,所以这个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但它说明FRB还有许多需要研究的东西。

重复的快速射电暴并非第一次被发现,这次这个其实是第二例。此外的多数快速射电暴至今都没有被发现有重复爆发的特征。至今为止,天体物理学家快速射电暴的成因提出几十种模型,大多认为它们是天体爆发现象。但也有例外,比如哈佛大学的Abraham Loeb教授就提出快速射电暴可能是外星人发射的“光帆”,但这却不是主流理论,没有几个业内学者会相信这个解释。很多国内媒体被国外少数不负责的媒体误导,以为重复爆发就意味着可能是外星人。

实际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重复爆发就和外星人有关。比如,日食都在阴历初一前后出现,难道这是外星人导致的?或者就是“天狗吃日”?只要没有外星人发射信号的证据,就不能认为这是外星人,因为其他基于天体物理学的解释都比“外星人”合理得多。

快速射电暴能量非常大,远远超过地球上所有核武器同时爆炸产生的能量,远不是所谓的外星人可以发射的。说快速射电暴来自外星人,就如说天狗会定时吞吐这半径70万千米的太阳一样不靠谱。

之前我和合作者们提出过这些FRB可能是由于产生于极早期宇宙时期的超导宇宙弦存活至今并在宇宙中释放电磁信号的一种理论可能性,但多数情况这样的图像只能够解释单次的FRB信号。文献中也有其他尝试性的物理解释,很多人认为是中子星甚至磁星的行为,但要解释这种周期性现象,那么不仅仅是对物理目标有要求,这些极端星体所生存的星系环境恐怕也会很极端……

有点风吹草动就往外星人身上扯的做法,让人不由想到菠萝的名言:我们是兼职在辟谣,别人是全职在传播伪科学。

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我的博士课题就是快速射电暴的起源与相关辐射机制。之前,FRB源已经探测到了50多个,其中只有一个是可重复爆发,重复爆的研究尤为重要,它有可能为我们提供关于FRB起源的更多信息。因此第二例重复爆事件的发现,我认为这是个划时代的重大发现!

第二例重复爆相比较第一例,它的色散量更小,距离我们更近,光学波段的观测目前还没有给出他的宿主星系(第一例重复爆的宿主星系已经认证)。

最令我在意的是,第二例重复爆之中同样看到了频率漂移,这将为我们揭秘快速射电暴提供重要证据(ps:这很像是类似脉冲星致密天体的活动过程)。

此外,对于第二例重复爆周边环境的探测也十分重要。在第一例重复爆中,我们发现快速射电暴源附近存在射电持续源,有些学者认为这个射电持续源有可能为快速射电暴提供能源因此产生重复爆发。

第二例快速射电暴身处怎样的环境,我们需要进一步跟踪观测。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人类终将揭开FRB神秘的面纱,敬请期待。

很重要。但是那篇《外媒炸裂!真是外星人?宇宙深处神秘信号到底要不要回应?》公众号的文章后面实在胡扯了。科学上,这个信号和此前的FRB 121102差不多。可以预期,不远的将来可能确定其来源,像来自黑洞周围等。一个新的重复暴,通过后续观测肯定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

这个应该算是又一次观测到重复的FRB,具体成因应该还不清楚。但这个信号还是属于自然现象。如果和地外文明有关系的话,我相信信号不会这么简单。

我还没来得及读他们的文章,不过这个消息也是很令人兴奋的。一方面为FRB本身的研究提供了更多的样本,另外也为宇宙学的研究提供了另外的一用途径,这种来自深空的信号,或许携带了许多宇宙演化以及星系际介质的信息有待进一步的分析探索。关于外星人,当然这是一种可能,但是我更希望这是一种自然事件。

15亿光年外太空信号“问候”地球

近日,加拿大天文学家利用氢强度映射望远镜,捕捉到宇宙深处重复发出的快速射电暴。人类发现了来自15亿光年外太空深处的信号,这则消息占据了各大新闻头条。据报道,科研人员在3周内发现了13次电讯暴发,消息引发不少人猜测,甚至联想“外星人即将入侵地球”。它到底是不是外星人发出的信号?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理学院李晋斌副教授、知乎的多位优秀回答者都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杨甜子

是一种短暂而猛烈的无线亿光年外太空深处的信号”到底是不是外星人发送给地球的信号?要了解其中的奥秘,首先要弄清楚一个概念,什么是“快速射电暴”。它指的是遥远宇宙中突然出现的短暂而猛烈的无线电波暴发,持续时间极短,通常只有几毫秒,却能够释放出相当于太阳在一整天内释放的能量。知乎天文学话题的优秀回答者“Flyingspace”介绍,快速射电暴最早由西弗吉尼亚大学的Duncan Lorimer教授发现,通常都是不重复的,也就意味着它们出现在天空当中的位置是随机的。因为快速射电暴持续时间短,所以目前的观测反应时间来不及后续观测,这就是阻碍我们得知其具体产生机制的重大障碍。到目前为止,科学家们发现了两例快速射电暴的多次重复暴发。

“Flyingspace”表示, 科学家们对于快速射电暴的研究,非常类似于几十年前伽玛暴的观测,因为当时设备的限制,无法追踪到伽玛暴的具体位置,所以在60年代末发现之后的三十年内,对于其研究并没有进展。直到90年代末,意大利的X射线天文学人造卫星因为快速追踪的特性,发现了伽玛暴余晖,从而开启了深入伽玛暴研究的序幕。这次氢强度映射望远镜让人们再次看到X射线天文学人造卫星一般的希望。

据报道,这次被捕捉到的信号来自15亿光年之外的外太空深处,这个遥远的距离引发了读者的巨大好奇心。南航理学院副教授李晋斌打了个比方,这次观察到的快速射电暴信号,类似于一个在太空中“漂”了15亿光年的“太空漂流瓶”。我们并不能确切地知道是“谁”在太空中丢下了它,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被“扔”进了太空,这份独特的“神秘感”让信号变得备受关注。而且,以前快速射电暴很难被探测到,现在由于技术的进步,本次观察到的快速射电暴信号中,有一个信号重复出现,一共重复了6次。这说明快速射电暴并不是罕见现象。越来越“不稀罕”,科研人员就能够更加接近,更加理解它了。

根据报道,用于捕捉快速射电暴的氢强度映射望远镜还没有最终建成,只是在试运行期间“小试牛刀”,就有了如此大的发现。最终建成后会有怎样的收获,更加值得期待了。对此,李晋斌表示,我们可以通过它们认识宇宙的更多可能。因此,本次快速射电暴的捕捉,让我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和途径,我们向着理解宇宙起源的探索,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快速射电暴重复出现的特征引发了人们的好奇,甚至还有人在联想,这是不是外星人在对着地球“发信号”?

事实上,类似的“招呼”早在1967年就有了。1967年10月,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安东尼·休伊什教授的研究生,24岁的乔丝琳·贝尔检测射电望远镜收到的信号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些有规律的脉冲信号,它们的周期十分稳定,信号记录显得重复、有规律,像是发电报一样。起初她以为这是外星人“小绿人”发来的信号,但在接下来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又陆陆续续发现了数个这样的脉冲信号。后来人们确认这是一类新的天体,并把它命名为“脉冲星”。

知乎航天话题的优秀回答者“ncc21382”认为,当年脉冲星的信号第一次被检测到时,被当成是来自“小绿人”的问候,所以这次很可能又是新的未被发现的自然现象。

天文学家发现来自宇宙深处的重复快速射电暴的消息点燃了许多人的好奇心。美国哈佛大学天文系主任亚伯拉罕·勒布10日接受记者电子邮件采访时说,目前还不能解答快速射电暴的详细机制是什么。

勒布说,天文学家已经探测到60多次快速射电暴,但此前只探测到一次重复的快速射电暴,此次“加拿大氢强度测绘实验(CHIME)”团队的发现,是第二次探测到重复快速射电暴。

快速射电暴重复出现的特征引发了人们的好奇,甚至有人联想到是不是外星人在发射信号。勒布就此表示,在宇宙可观测的范围里,几乎每秒会有一次快速射电暴,但目前的研究还不能解答它们的详细机制究竟是什么。勒布表示,希望能找到重复发射快速射电暴的“主引擎”,如果能确定是什么引发了这种现象,探索其中是否含有源自外星文明的无线电波,将可能产生令人兴奋的重大发现。    据新华社

霍金曾发出警告,希望世界上能够监听到宇宙信号的射电望远镜不要回答任何可疑讯号。在不明白对方意图的情况下,不要暴露人类文明的存在。昨天在网络上,不少网友也纷纷打趣: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综合

15亿光年外传来信号 外星人来了308877.com吗?

事情的起因,是加拿大收到15亿光年外的神秘重复无线电信号!一些人认为,308877.com来自太空重复出现的无线电信号,很可能是智能生物制造的信号,类似于人类能够制造的各种重复信号。有外媒揣测,这“可能是外星人”!

对于这一未知信号,人类是否应该作答?宇宙丛林之中,我们是否要跳出来发声?

面对这件“非常严肃”的星际事件,网友们脑洞大开,纷纷建言献策,分成了几派——

一部分网友引用刘慈欣《三体》中的著名桥段: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他们认为宇宙黑暗丛林之中,有更高的等级的文明存在,对地球的威胁和打击是致命的。霍金曾发出警告,希望世界上能够监听到宇宙信号的射电望远镜不要回答任何可疑讯号。在不明白对方意图的情况下,不要暴露人类文明的存在。

一部分网友认为高等外星生命应该是友好的,就像人类不会去主动地消灭蚂蚁,越是高等的文明其对生命的敬畏程度越高,高等生命的暴力倾向几乎为零!

还有一部分网友认为,15亿光年的距离,本身就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等我们和外星生命联系上,“黄花菜都凉了”,大家大可不必担心和在意!

随着人类探索宇宙活动的日益密集,是否作答天外神秘信号这一问题距离人类也越来越近,长安君对这此有三点思考——

在科技大爆炸的今天,我们取得的不少突破让我们有了“千里眼”和“顺风耳”,十几亿光年外的“声音”能够被捕捉,月球背面也不再是“不能说的秘密”。宇宙探索集中了人类科技发展的尖端成果,我们有理由为此自豪。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是迈向浩瀚深空、探究宇宙真理的加速器。面对无垠宇宙,我们默默无言,唯有不断发展科学技术,壮大科研队伍才能更好的回答千里之声、万里之光。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否是宇宙通用的真谛我们无从而知,但放眼世界,壮大自身永远是平等对话的先决条件,如此,我们才能把人类文明延续下来,才能把善意播撒到世界乃至宇宙的各个角落。

习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指出,中国制造、中国创造、中国建造共同发力,改变着中国的面貌。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制造、创造和建造也将成为探索宇宙、揭示宇宙奥秘的重要力量。

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水平不断提高,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方面也越来越多!一千年前,人类不知道有空气,不知道有电、电磁波,磁场、电场,我们认为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太阳围绕地球转,以地球为世界中心自居。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所认知的世界,也仅仅是这个宇宙很小的一部分,而大量物质的存在形式是我们根本不知道的,比如暗物质和暗能量。我们所熟知的原子、恒星、星系、行星、树、岩石,这些物质占整个宇宙不到5%。在整个宇宙中,大约25%是暗物质,70%是暗能量。

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正是对未知世界的耕耘过程,几千年的文明进步使我们在探究知识、探索未知方面取得前所未有的积累和发展。但在整个宇宙的维度考量,我们的文明程度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1963年,前苏联科学家卡尔达肖夫提出了宇宙文明的3个等级。随着等级的提高,文明的科技和控制自然的能力也就越强。一级文明能够利用自己所处行星的能量,二级文明能够开发其恒星系中的能量。三级文明能够掌握其所在星系的能量。有科学家谈到:我们目前充其量也就是0.7级文明!

面对未知的宇宙深空,面对那些未知的信号,学科的融合、知识的进步是暗夜里的一盏灯火,让我们更清晰地审示未来。如何更好地运用宇宙资源改造自身,实现共同美好生活,更是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研究的课题。

唯有探寻更多的知识,融合更多的智慧,308877.com需求更大的共识,才能从容不迫地拨开星系迷雾,点亮漫漫长夜。这,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努力!

共处一个世界,共有一个地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类”是我们的名字,“命运共同体”是我们的标签。“人类命运共同体”应当是我们的发展理念和价值取向。

随着人类探索宇宙活动的持续深入,面临事关全人类的利益和风险,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同呼吸共命运,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应对挑战。

宇宙之大,浩瀚无边,地球只是一粒尘埃。我们渴望未知的生命为我们打开一扇窗,告诉我们并不孤寂;我们也顾虑未知的生命带来危机,惧怕更高等级的文明碾压我们的繁华世界。

面对浩瀚宇宙,我们唯有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理念,不断地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才能在孤独之中找到一叶扁舟,驶向解决这一终极命题的彼岸。

对知识边界的探索,对科技发展的追求,对人类命运的思考,终将推动我们打开“天眼”,专注未来,更坚定的回答这一命题!

太空不仅是各国争夺的战略资源,更应该是各国守护的共同家园。世界不应是零和游戏的“博弈场”,而应是携手并进应对宏大课题的“太空舱”。摈弃冲突,相互依存,才能共同破解“宇宙学”的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