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祠:历史与现实如此亲近

明清时期的书院、祠堂,民国时期的西关大屋、商业骑楼,新中国成立后的白天鹅宾馆、矿泉别墅等一大批新岭南建筑,见证着广东的变迁,也延续着岭南文化的根脉。从本期起,南方日报派出记者实地走访岭南建筑中的典型代表,展现其特色和魅力,让一个个岭南建筑的“符号”重现纸上。

俗话说,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陈家祠的福字数不完。作为岭南建筑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南方日报记者对陈家祠进行了实地探访,感受陈家祠的历史印记。

走进陈家祠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构件都雕刻着难以尽数的故事图案,木柱、屏门、檐板、花罩和神龛等,无一没有雕刻,无一没有故事。

“陈家祠的木雕可誉为民间故事大全,也凝聚了广东木雕艺术之精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陈家祠)教育部主任汪喜向记者介绍,整个陈家祠的固化饰件有石雕58件、木雕57件、灰塑57件、陶塑58件、砖雕41件、铜铁铸和壁画13件等,它们大多与清末民间吉祥寓意的主旋律有关。“把陈家祠细看几遍,就能领略大部的中国民间传说与典故,这里既有《三国演义》、《水浒传》故事雕塑,也有滕王阁图、夜宴桃李的壁画,更有宋代范仲淹《岳阳楼记》名句及清代诗人七言绝句的砖雕。”汪喜说。

因为受外来文化影响,广东风格一向被认为不中不西,既有西式的开放,又有中式的传统和保守。汪喜却认为,实际上广东人比任何内地人都传统,他们用“西”的东西来固守和强化“中”,比如陈家祠最早采用实心铁柱,表现的还是中国风,但铁的材质更经久耐用了,这正是岭南文化中务实精神的体现。

记者发现陈家祠的浮雕有不少西方天使的图案,汪喜向记者指出,其实仔细比较,这里的小天使并不是“”,而是穿上了短裤,既新潮又坚守了中国的传统礼仪。汪喜说,和广绣、广彩等一样,岭南建筑虽然引进了很多西洋的东西,但是总能看到中国的文饰,它只是合理地利用了西洋元素,“本”还是中国元素。

“务实、包容、世俗、平易近人,这些思想才是岭南建筑的精髓。”广州市设计院顾问总建筑师郭明卓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陈家祠的装饰色彩华丽、布局紧凑,北方人可能认为是俗气,但是广东人却认为大俗即大雅,这反而增强了岭南建筑可亲近的特质。在郭明卓看来,“岭南建筑发展下去,必须坚持功能第一,再加以精细化地表现,同时不断吸取先进的外国建筑理念,这样才是对岭南传统的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