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成名的主播大司马背后是这样十年的坎坷经历

网页中间最显眼的位置写着:“主播暂时不在家”,右侧弹幕区却依旧不停的在滚动。

下午2点钟,还未开播的大司马直播间,就像是曾经红极一时的网络聊天室一样热闹。等候大司马开播的观众,在弹幕区用着他直播间特有的“黑线点,是大司马每天的直播时段,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在线观众数量在斗鱼直播平台稳居前列,直播间里不时还会飘过“斗鱼一哥”之类的弹幕。

从去年年底开始,大司马迅速成为直播圈最热门的主播之一。但在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只是一个淹没在直播浪潮的小主播、苦苦挣扎的视频制作者、短暂的职业战队教练,以及普通的外出务工者。

大司马所在的小区距离芜湖市火车站大约10分钟的车程,小区旁边有一条铁轨,我刚走到单元楼下就听到了火车发出的鸣笛声,这个声音在大司马直播时也能很清晰的听到。到了大司马所在的楼层,打开电梯门又是一阵刺耳的电钻声。

大司马在我前面引路,打开房门,屋内堆积的杂物遮挡了一些光线,加上客厅的灯已经坏了很久,使得房间有些昏暗,直播时只能靠影棚专用的灯来补光。

与周边嘈杂的环境相比,过于朴素的房间更加让我感觉有些突兀。一位每天50万以上在线观众的主播,竟然在这样的条件下直播和生活,而且这套月租一千的房子,一住就是一年多。

大司马是土生土长的芜湖人,家里的老房子在前几年被拆迁,拆迁补偿可以选择安置房或者等价的现金,他家选择了后者,也就随之开始了租房生活。最近网上有人传出他在当地一个楼盘买房的照片,他告诉我这是真的,但靠的还是拆迁补偿的钱。

1988年的出生的大司马,不觉得现在的出租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与大多数主播相比,他的年龄和心态都更加老成,这与他18岁就开始进入社会摸爬滚打有关。

大司马是家里的独生子,忙于工作的父母对他的学业没有太多要求,他初中毕业后转到当地的一所中专学校,学习汽修相关的专业。

宽松的家庭和学校环境,让他爱上了街机厅和网吧,他说他当时的游戏技术算的上“那一片的老大”,如今还经常会玩上几局《拳皇97》。电竞在那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词,直播更是只会出现在电视中的东西,游戏除了能给他带来精神上的愉悦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作用。

中专毕业时大司马18岁,他没有从事所学的汽修工作,开始辗转于网吧、工厂和餐饮行业。社会底层的工作经历没有让大司马麻木,反而从工厂生活中明白了守时的重要性。“打工时迟到1分钟就会被罚钱,现在直播就是我的工作,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如今他每天定着下午2点的闹钟,还没到直播时间就已经坐在了电脑旁。

工厂里的生活注定是枯燥的,每天重复的机械式动作结束后,他会用游戏来让自己放松。曾经风靡网吧的《传奇》《梦幻西游》《泡泡堂》等种类各异的网游,都成了他空闲时的娱乐选择。

这样的生活基本上与现在很多城市里的年轻人都没有区别,而大司马也很有可能将一直这样下去,但随后《英雄联盟》国服的上线与直播平台的兴起,彻底改变了大司马的生活。

大司马起初还不叫做大司马,他觉得《真·三国无双》里的司马懿很帅,于是在刚玩《英雄联盟》时给自己取了小司马的名字。玩街机时就被同龄人奉为“偶像”的他,在网吧玩《英雄联盟》也有很多人在他后面围观,排位名次最高曾达到一区前十。

2013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开始举办,国内不断有新的英雄联盟战队成立,芜湖一位老板也想创办一个电竞战队,于是找到了在当地网吧小有名气的小司马,请他带队当教练。

小司马靠着在一区的高分段,不断私信给他在排位赛里看中的玩家,最终组成了一支名为CC的战队。当时的小司马已经25岁,而队内的选手都是不到20岁的孩子,队员喊着“小”有些不太合适。因此从当上教练的那一刻起,小司马变成了大司马,一直到今天在网上都还是用这个名字。

CC战队2013年4月份成立,2014年5月份被河南的汉宫电竞俱乐部收购,在这一年时间里,CC战队在网上留下的信息并不太多,只有一些比赛和转会传闻使他们成为当时的热点。

2013年,OMG战队获得了LPL首个赛季冠军,在当时一直处于顶级战队的行列,初出茅庐的CC战队却在该年的G联赛上,亲手淘汰掉了这支势头强劲的战队。大司马在赛后采访时有声有色的告诉记者,他在赛前观看了OMG在S3全球总决赛和WCG的比赛,专门制定了一套战术,并且还夸奖了队内选手E1my。但是他没想到一战成名也带来了之后的人员变动问题。

E1my在当时国服排行榜一直稳居第一,击败了OMG后更是让他的名气大增,不久之后E1my就被邀请到到实力更加雄厚的新东家。主力打野的离去使得CC战队逐渐消失在《英雄联盟》的比赛当中,随后便被汉宫电竞俱乐部收购。

不稳定的电竞环境,以及需要随队迁移到河南,促使大司马决定辞去战队教练职务,开始运用他对游戏的理解,做起了教学视频。

多玩英雄联盟盒子(以下简称多玩盒子)是《英雄联盟》的一个非官方工具,曾经拥有调整游戏视距以及随意更换英雄皮肤(仅自己可见)等功能。这些功能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玩家的需求,使得它在2013年到2014年,成为当时许多《英雄联盟》玩家的标配。

拥有大量游戏用户的多玩盒子,是游戏视频制作者绝佳的发布平台,小智、小漠等知名视频制作者的作品,都曾出现在多玩盒子的首页推荐位。大司马在2014年辞去教练后,也在这里开始发布游戏教学视频。

高段位和当过教练的经历使得他的教学视频十分专业,这些专业的视频偶尔会被推荐到盒子的首页,虽然没有小智、小漠那些视频受欢迎,但总算还是有不错的点击量。有了点击量就意味着可以尝试商业化,大司马在视频中加入了他的淘宝店地址。他觉得做视频能比在外打工的收入还多,而且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很满意当时的状况。

就像很多视频制作者一样,直播平台成为了大司马的下一站。直播占据了他每天很长的时间,淘宝店和视频便需要增加人手,这时他招了两个人专门负责视频和淘宝方面的工作。从自己单打独斗,到开始拥有一个小型的团队,大司马前景似乎一片光明。

寄居在一个平台,必然会受到这个平台兴衰的影响。不幸的是,“影响”很快就发生了。

2014年11月12日,《英雄联盟》官网宣布调整视距属于第三方插件,并且破坏了游戏平衡,被检测出使用无限视距功能的账号会被系统封禁。

2015年2月3日,《英雄联盟》官网认定第三方插件中的“换肤”功能属于非法外挂,被检测出使用此类功能的账号会被系统封禁。

多玩盒子两大核心功能相继遭到封禁,而腾讯在此时大力推广同样有野怪计时等功能的“官方盒子”——TGP,用户逐渐从多玩盒子流向了TGP。视频网站上的流行风向也在起变化,最受欢迎的都是一些娱乐搞笑性质的视频,大司马严肃专业的教学视频,不再像游戏初期那样容易让玩家接受,视频影响力开始走向下坡。这些状况直接造成了淘宝店的收入下降,对于直播间本来就没什么人气的大司马来说,雪上加霜。

“其实不太愿意说这些,我的视频除了淘宝店是没有任何收入的,有时会接到一些小的广告,基本能维持水电费。因为我这边还有视频人员需要开工资,现在想维持下去有点难。”

大司马去年9月发布的一个教学视频中,说出了上面这句话。他的淘宝店每天只能销售几件商品,勉强维持房租和水电费的情况下,员工工资已经很难开出。而情况也没有因为这个视频有所好转,这个两人组成的视频团队在不久后无奈解散,大司马陷入了迷茫。

大司马的直播延续了他视频解说的专业路线,通常打的都是高端排位赛,但是高端局想要打好就必须全神贯注,气氛调节不好的话,很容易让直播间变得枯燥。他最初在虎牙直播时只有数百人观看,2016年来到斗鱼直播也不过数千人。

这样的数据对于他没有太大的帮助,而且淘宝店每况愈下,迫使他开始转变直播风格。

游戏主播大体分为技术型主播和娱乐型主播,二者各有各的好处,通常情况下娱乐型主播更加受观众的欢迎。大司马开始把直播定位在低分段,水平完全在该分段之上,让他能够分心讲解游戏。

转变风格的大司马不光会打出一些漂亮的碾压局,“正方形打野”、“假设性原则”等很贴切的游戏技巧简称让观众感到新奇,大司马通过轻松娱乐的方式继续发挥着他的游戏教学才能。他像是发现了自己的搞笑细胞一样,直播时笑点不断,并且不断编造出来的有趣词组,使他的观众开始有了小幅度的增长。

2016年底,这把火烧了起来。在这期间,数个《英雄联盟》娱乐视频节目都发现了大司马搞笑才能,尤其是《主播真会玩》以及《英雄联盟》官博推荐的大司马相关视频,让他得到了很高的曝光度。

搞笑视频节目里长期不变的主播里终于出现了新的面孔,观众纷纷前往直播间一探虚实。大司马不说脏话、不迟到、技术好、还很搞笑的特点,留下了大量观众,他的口头禅变成观众口口相传的“骚话”,直播衍生出的表情包也为玩家所熟知。大司马用专业的态度对游戏保持着热情,对视频和直播工作的尊重,终于获得了这个时代的认可。

2015年12月9日,大司马的微博粉丝数到了100,还特地为此发了一条微博庆祝。他不会想到一年后他的微博粉丝数会达到50万,直播间关注数会超过300万。

大司马现在不用担心淘宝销量,也不用为员工工资烦恼。在那个他曾经说出“快坚持不下去”的视频里,稀疏的弹幕上飘过一句“你成功了,为你高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