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旗股份买不停:涉足信用卡营销、贷款超市多领域

原标题:一路买买买,这家眼镜服务商收割了信用卡营销平台、贷款超市、分期商城…

2010年上市的眼镜生产服务商康耐特,在2016年完成对上海旗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旗计智能)的收购后,2017年正式更名为康旗股份,并开始逐步“进化”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

康旗股份的金融科技野心正在日益壮大,从其最近发布的公告以及它目前的业务布局均可窥探出来。

12月22日,康旗股份宣布,向上海旗沃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旗沃信息”)增资1470万元,旗沃信息的注册资本将从2000万元增至3470万元,康旗股份将合计持有旗沃信息51.01%的股权。

旗沃信息成立于2017年5月,主要服务于银行、消金、保险机构,包括不限于次优客户挖掘、长尾客户激活、异业客户联动、资金资产撮合等。

公开信息显示,旗沃信息成立500天,已与数家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合作,初步具备单日撮合1亿元消费金融资产的能力。

康旗股份在公告中称,增资完成后,旗沃信息将成为其控股子公司,有利于康旗股份业务向金融机构零售信贷类服务业务延伸,提升康旗股份业务竞争力。

也就是说,康旗股份已经将零售信贷类服务列为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的主要业务。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向金融科技转型的前提大多是拥有了庞大的流量后,从引流开始逐渐展业。

对于传统行业企业来说,要向金融科技转型,最直接的方式大概是收购或者投资入股。康旗股份便是如此。

旗计智能是一家银行卡增值业务服务提供商,主要通过电话营销来为银行推广信用卡账单分期、商品邮购分期业务以及其他衍生权益消费产品销售等。

也就是说,我们日常接到的很多信用卡推销,或者信用卡分期推销电话,有很大可能是来自旗计智能这家公司。

据悉,旗计智能与平安银行、邮储银行、民生银行和中信银行等超过50家大型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农商行均有合作。

据康旗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康旗股份通过旗计智能还投资设立了二级控股子公司霍尔果斯旗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霍尔果斯旗发),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霍尔果斯旗发旗下主要经营的产品为贷款超市“秒白条”,秒白条APP和微信公众号号称只需身份证,最快18秒放款。在秒白条注册完成后,又会关联到如“老哥帮”、“万国黑卡”等产品。

康旗股份财报显示,霍尔果斯旗发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29日,在2017年年底营业收入达到8950万,净利润也高达5595万。

可以与之对比的是,2017年哈银消费金融净利润为150万元,晋商消费金融净利润为2600万元,海尔消费金融净利润为4800万元,湖北消费金融净利润为4500万元。

曾有媒体表示,贷款超市的赚钱能力不输现金贷,霍尔果斯旗发的财务数据或许是最好的证明。

2017年,康旗股份还和旗计智能共同收购了敬众数据100%股权和敬众科技11.47%的股权,因敬众数据持有敬众科技51.06%股权,康旗股份和旗计智能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敬众科技62.53%股权。

敬众科技主要从事航旅数据分发业务、软件开发业务及为金融行业(包括银行、互联网金融)和征信机构等提供征信数据服务。

康旗股份财报显示,敬众科技的航旅分发业务客户主要为同程科技、去哪科技、嘉信浩远、百拓商旅等OTA企业。

而征信数据服务主要凭借其“小河儿征信风控管理系统”为客户提供信用评估服务。主要客户为银行和征信机构等。

财报显示,敬众数据2017年营业收入达2045万元,净利润达810.7万元。

9月,以1000万元投资了一家叫“爱分趣”的消费分期商城,占该公司20%股份。

爱分趣官网显示其为一家信用卡免息分期消费生活服务平台。平台商品包含数码通讯、电脑、智能家电、潮音酷玩、美妆个护等。

9月,康旗股份发布公告拟使用自有资金收购上海合晖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合晖保险经纪”)70%的股权。合晖保险经纪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全国性、综合性的保险经纪公司,拥有全国性的保险经纪牌照和从事互联网保险业务的ICP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目前主要开展车险、人寿保险、 非车险团险等业务。

从康旗股份的业务布局来看,不仅涉足有信用卡营销、征信数据、贷款超市、分期商城,在保险领域也有涉足,但是从其业绩表现来看,似乎也存在一定压力。

2017年,康旗股份营收19.87 亿元,净利润2.99 亿元。旗下旗计智能扣非净利润2.24 亿元,未能顺利实现2017 年业绩承诺(2.45 亿元)。

2018年上半年,康旗股份营业收入9.51亿元,净利润0.99亿元,不及2017年同期的1.09亿元。

康旗股份在财报中解释,净利润同比减少主要因公司正在进行战略和业务布局,引入大量人才和加大系统、软件等技术投入储备等,费用同比增加;以及收到的政府补助同比减少,公司经营业绩同比略有下降。

从业者认为,虽然康旗股份涉足的金融科技板块较多,但不管是电商分期还是征信数据,相关市场均有龙头企业霸占。

在去年实现净利润高达5595万元的霍尔果斯旗发,正在运营的秒白条贷款超市,正在为一系列无牌现金贷导流,实际上也面临着监管风险。

而旗计智能开展的,为银行信用卡营销的电话销售业务,实际上不属于银行行政许可需要审批的范围,不需要监管部门进行审批或核准,且不属于金融机构禁止外包的业务。

但若未来监管部门对银行与第三方合作开展相关业务的监管政策作出调整,如需要增加前置审批项目或提高准入标准,或许会导致合作银行相应地调整业务合作模式或提高合作方准入门槛、甚至停止部分合作业务。从业极大影响旗计智能的业务开展。

要“抛弃”传统眼镜业务,彻底转型金融科技,康旗股份或许还将面临不小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