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企业员工工伤应当如何配置工伤保险、雇主责任险和团队意外险?

工伤保险、雇主责任险及团体意外险的投保人均为雇主,那么这三种保险到底有什么区别?

工伤保险,是指劳动者在工作中或在规定的特殊情况下,遭受意外伤害或患职业病导致暂时或永久丧失劳动能力以及死亡时,劳动者或其遗属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一种社会保险制度。

雇主责任险,是指被保险人所雇佣的员工在受雇过程中从事与保险单所载明的与被保险人业务有关的工作而遭受意外或患与业务有关的国家规定的职业性疾病,所致伤、残或死亡。被保险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劳动合同应承担的医药费用及经济赔偿责任,包括应支出的诉讼费用,由保险人在规定的赔偿限额内负责赔偿的一种保险。

团体意外险,是一种以团体方式投保的人身意外保险形式,而其保险责任、给付方式则与个人意外伤害保险相同。

很多雇主以为上述三个的功能是相同的,只要购买了上述三个保险中的一个,就能很好的维护自己的权益,但事实上真的的如此吗?为理解这个问题,先将上述三个保险的区别列明如下:

从上述对比可以看出,工伤保险、雇主责任险、团体意外险无论在性质、购买义务、被保险人列明、理赔事由和保障范围上均不相同,其唯一的相同点为上述三种保险的投保人均为雇主。也正是因为这三种保险的的投保人相同,所以雇主常常有错选的情况发生,尤其是很多雇主将团体意外险作为雇主责任险购买,从而造成了很大损失。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先从对于员工受伤所引起的赔偿,有哪些项目是工伤保险不赔偿,而由用人单位承担的,具体总结如下:

假如一名员工因工受伤后,住院一个月,医嘱休息三个月,住院期间安排一人护理,后该名员工被鉴定为8级伤残,其受伤前工资为每月5000元,则用人单位需要承担的费用为:101000元=停工四个月的工资4*5000元+一个月的护理费30*2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5*5000元。若该员工的社保只按照2100元基础购买,则公司还应补足社保赔偿与实际应当赔偿之间的差额,即43500元= 社保与实际公司差额2900元*11+2900元*4,也就是说,如果公司只按照2100元购买社保的话,则该公司需承担的赔偿总额为144500元=101000+43500元。

在此情况下,若公司未购买雇主责任保险,则上述144500元的赔偿均由公司自行承担。

综上,工伤保险作为一种强制社会保险,其赔偿范围并不能覆盖雇主的全部赔偿,在发生工伤的情况下,雇主还是要承担部分损失赔偿责任。因此,即使公司为员工购买了工伤保险,也建议其为员工购买雇主责任保险,但在保额的考虑上,可以选择低保额产品,以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

在实务中,经常有雇主为雇员购买团体意外险,其以为买了团体意外险,自己的利益就可以获得保障,但事实线、公司仅仅是团体意外险种的投保人,而非被保险人,无权直接向保险公司索赔。

案例:深圳市顺建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与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案,(2015)深福法民一初字第628号

2013年10月15日,顺建公司因承建深圳市宝安区某某地C区,为工地工人向永城保险投保了建筑工程团体意外险,保险期间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6年4月2日24时止。2013年10月26日,该工地工人杜某某在工地工作时,因被搅拌机绞伤左手食指、中指、环指及小指,在武警广东边防总队医院住院治疗,并被鉴定为十级伤残。后双方因理赔问题引起纠纷,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顺建公司在永城保险处购买的建筑工程团体意外伤害保险属于人身意外伤害险。

人身意外伤害险指在保险期内因发生意外事故致使被保险人死亡或伤残,由保险人按保险合同给付给被保险人保险金的保险。被保险人是雇员,既可以由雇主为雇员投保,也可以由雇员为自己投保。该险不同于由被保险人代替雇主承担责任的雇主责任险,不能免除雇主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本案原告(顺建公司)为其雇员杜某某投保了一份团体意外伤害险,杜某某作为被保险人,享有保险金请求权,方有权向被告(永城保险)主张赔付;顺建公司并非合同中的被保险人,不享有保险金请求权,既无权代替杜某某向被告(永城保险)主张保险金,也无权向被告主张自己作为雇主已付给杜某某的救治费用,非本案适格原告。

2、团体意外险属于人身保险范畴,受益人只能是劳动者,用人单位不得对于保险金予以抵扣。

案例:深圳市宝骊达物流有限公司与世强劳动纠纷案,(2016)粤03民特626号

在该案件中,宝骊公司申请认为:宝骊公司已为被申请人购买了商业团体意外险,因此,商业保险的理赔数额,应当与工伤待遇赔偿金进行抵扣。抵扣后的余额才是宝骊公司实际支付给姚世强的赔偿数额,请求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该裁决。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商业保险和社会工伤保险具有不同的性质,两者在法律关系、支付条件、支付主体、适用法律等方面均存在不同。申请人购买的商业保险,属于人身保险范畴,受益人只能是劳动者。如果用人单位将该理赔金额予以抵扣,则变相的成为了商业保险的受益人,这与保险的性质不相符。故,即使商业团体意外险获得理赔,也不应予以抵扣。

综上,雇主在团体意外险中仅仅是投保人,该保险的被保险人只能是员工本身。雇主作为投保人仅有缴纳保费的义务,没有向保险公司索赔的权利,也不能主张在其应承担的赔偿中对团体意外险已经赔偿的部分予以扣除。因此,团体意外险,只能是一种员工福利,并非雇主维护其自身权益的手段。

从前文分析可以看出,工伤保险是一种强制保险,虽然强制购买,但是其不能覆盖雇主应该承担所有的赔偿责任。如果仅仅是购买了工伤保险,在发生工伤事故的情况下,雇主还是要在法律的范围内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尤其是当受伤员工被鉴定为5级伤残的情况下,仅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项,雇主自己要承担的赔偿为员工的50个月工资(如果以员工工资5000元每月计算,则该项赔偿也已经高达25万元),更不用说还有其他如停工留薪补偿等费用。

如果雇主在为员工投保工伤保险的时候并未按照实际工资投保,而仅仅是按照最低工资标准投保,则实际工资与最低工资标准的差额部分,仍然要雇主自己承担,赔偿金额变得更多,雇主的负担也水涨船高。

团体意外险严格说来只是一种员工福利,并不能给雇主带来任何补偿。雇主作为投保人,虽然缴纳了保险费,但由于其并非被保险人,故其不能从保险公司处获得任何赔偿,且雇主仍然需要按照法律规定对受伤的员工承担赔偿责任,且不能要求扣减员工已经获得的保险赔偿。

雇主责任险,是为雇主设计的一款保险,其承保范围为雇主的赔偿责任,是真正为雇主分担风险的险种,建议所有雇主购买。若已经为员工投保了工伤保险,则可以考虑购买保险限额较低的保险;如果未购买工伤保险,则建议购买保险限额较高的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