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纪录片崛起哔哩哔哩首席运营官:一味以流量为导向容易走偏

在刚刚过去的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上,哔哩哔哩举办“以年轻&创新之名,网络纪录片的致新之路”论坛,探讨纪录片的致新之路。在年轻人和弹幕的加持下,B站与纪录片这个意想不到的搭配,迸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创造力。

2016年,《我在故宫修文物》《寻找手艺》等一批纪录片在网络走红,纪录片与互联网产生了微妙的反应,快速走向了年轻人,再蔓延到大众。

哔哩哔哩把这个趋势下产生的纪录片定义为网生新派纪录片。它指的是通过互联网平台驱动面向互联网用户进行制作,在互联网平台进行传播的纪录片内容。作为B站的主要群体,这些最具活力的年轻用户,让人们观念中最为传统、最为“硬核”的纪录片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

爱奇艺现场发布用户画像数据显示,爱奇艺纪录片频道19-30岁的用户占比超过50%,18岁以下用户占比也达到了14%,社会题材成“爆款”。而B站用户平均年龄20岁左右。

哔哩哔哩首席运营官李旎表示,80后70后只能通过书、电视去接触内容;而90后00后年轻人,因为互联网发达,接触的内容品类会更多一些,他们会用自己独特视角去欣赏纪录片,每个人的观点也不太一样。年轻人不会特意喜欢某一类纪录片,只要是高品质的内容或者人文性的内容,都会有自己欣赏角度,“基于这个原因文化才会多样性,不同的纪实性内容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受众。”

李旎认为,与传统纪录片一样,网生新派纪录片的本真内核是永恒不变的,只是表现形式不拘一格。

对于网生新派纪录片,互动是非常重要的,弹幕也是网生新派纪录片比较重要的标配内容,能够极大扩张内容边界,让用户之间进行充分的互动,更易于传播。同时要注重互助,如每一部重要作品上线时,让导演在评论区与用户进行互动。

李旎认为,做纪录片很重要的一点,是不以流量为导向,坚守价值观。纪录片的品类特别特殊,如果一味以流量为导向做纪录片的时候特别容易走偏,很多本身脑子里的想法都会被扭曲。

(原标题:新派纪录片崛起,哔哩哔哩首席运营官:一味以流量为导向容易走偏)